资讯详情
行业资讯
黑河之旅——探访“一带一路”北方通道之一 ——黑河市
文:跨境优通
来源:跨境优通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4日
文章摘要:
中国民营科技国际电商贸易促进会成立一年多来在东南亚已经打开了局面。随着我国中东欧班列的频繁开通,习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方略已经全面扎实的推进。北方的“一带一路”俄罗斯是必经之地。

中国民营科技国际电商贸易促进会成立一年多来在东南亚已经打开了局面。随着我国中东欧班列的频繁开通,习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方略已经全面扎实的推进。北方的“一带一路”俄罗斯是必经之地。因此我们也把目光投向北方——黑龙江省黑河市。

黑龙江省黑河市

2017年6月30号,我陪同中能泰可(苏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中国民营科技国际电商贸易促进会副秘书长陈博访问了黑龙江省边境城市美丽的黑河市。并到黑河市对岸的俄罗斯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进行了短暂的访问考察。
中俄之间的贸易往来除能源、木材等大宗商品外,民间的商品贸易已经十分活跃。中国的服装家电产品和茶叶等在俄罗斯颇受欢迎。而中国的消费者对俄罗斯的食品也十分青睐。我们在许多网店看到俄罗斯食品畅销的情况,因此定去中俄口岸城市黑河进行探访。
       我和陈博都没有去过黑河,在黑河也没有认识的朋友。我是通过我的朋友谢耘先生联系上了他的朋友,黑河市总工会的陶富强部长,陶部长又通过他的老领导和朋友联系到了“黑河边境经济合作区”管委会的柴克勤书记,最终联系到了对口的单位“黑河跨境电子商务园区”受到园区管委会主任张波及其管理团队热情周到的接待。这个过程真应了一首歌曲“永远是朋友”的一句歌词“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

              黑河跨境电商园


       黑河边境经济合作园区的黑河跨境电子商务园区主要经营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商品贸易。其旗下的“俄品多”品牌即在线上销售,也在线下有许多超市。地处黑龙江中国一侧的黑河市大黑河岛上有“俄品多”的大型超市,里面的俄罗斯商品除了金银首饰,俄罗斯工艺品外,主要是俄罗斯的食品。从面粉到食用油,从各种蜂蜜到糖果,从俄罗斯产的多种酒类到各种果汁饮料,一一都成为抢手的商品,销往全国各地。

 “俄品多”超市


       为什么俄罗斯的食品这么受欢迎呢?通过我们对“俄品多”超市里的工作人员了解,主要原因是人们对食品的品质有更高的追求。以食用油豆油为例,俄罗斯国家层面为保障人民健康,甚至是种族的安全以法律形式严格禁止转基因作物。因此俄罗斯的大豆不存在转基因的问题。黑龙江省是大豆的产区,尽管黑龙江省也严格控制转基因大豆的种植,但是我国每年从美国进口很多转基因大豆,因此加工出的成品食用豆油在广大消费者心中失去了信任。黑河市民及黑龙江地区的消费者借地利之便食用俄罗斯的豆油就不足为奇了。再比如俄罗斯的面粉,我们在“俄品多”超市品尝了由俄罗斯面包师烤制的面包,口感确实非常好。这不仅是工艺的问题,重要的是俄罗斯的小麦不施化肥,也不打农药,而且政府规定必须休耕轮作,这样生产的小麦自然品质优良,现已成为黑河市乃大部分黑龙江省很多人餐桌上的主粮。
       俄罗斯的蜂蜜和糖果、饮料也因品质优良而大受欢迎,并在中国广大消费者中产生良好的口碑。蜂蜜中的各种品种如椴树蜜、黑蜂蜜,糖果中的紫皮糖,饮料中无食品添加剂的纯果汁都是畅销品。这些食品之所以品质优良既得益于俄罗斯有广袤的土地,更是由于俄罗斯政府严格管理,注重绿色环保的结果。
       经过参观、交流、考察,陈博总经理已同黑河跨境电商园张波主任达成意向,决心把俄罗斯相关产品引进“海嗨购”平台,为中国消费者提供质优价廉的俄罗斯食品。

洽谈留影


       此次黑河之旅加上旅途共计四天。下面晒晒我们的流水账。
       10月30日早上8:00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乘飞机经停哈尔滨於下午2:30到达黑河机场。前来接机的是我未曾谋面的朋友黑河市总工会的陶富强部长,为我们开车的竟然是黑河市爱辉区(黑河主城区)政协的副主席刘克东先生。刘先生是陶部长的朋友。驱车20多分钟到达市区。考虑到我们早上出发,已至下午,陶部长和刘主席安排我们在市区的一个小面馆用餐,每人吃了一碗手擀面,味道真是好极了。饭后立即把我们安排在黑龙江边上的黑河国际饭店。该酒店坐落在黑龙江边,对岸就是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陶部长已为我们预定了位置最好的房间,向楼下望去黑龙江已开始结冰,冰块缓缓由西向东流去。向北望去,布拉戈维申斯克近在咫尺。来不及欣赏,放下行李,直奔黑河跨境电子商务园。园区主任张波及其管理团队已在园区门口迎候。随即由张波主任带领我们边参观边讲解,并参观了园区的企业,讲解参观后又进行了深入座谈。令我惊叹的是张波主任,一位80后的青年,他从跨境电商园讲起,从对互联网的理解,跨境电商的认识到对国家政策的了解深度都让人感到张波是一个难得的人才,黑河虽然城市不大,但从和张波的交流中,再看他的管理团队的年轻面孔,让我感到黑河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

黑河国际饭店


       黑河的天黑的很早,下午5点钟已伸手不见五指,交流结束后,张波主任设宴招待了我们。席间作陪的有边境经济合作区书记柴克勤,陶部长,一直为我们当司机的刘克东主席,还有跨境电商园管委会的副主任小孙等。
       在东北招待客人席间喝酒是必不可少的,在黑河也是如此。这顿晚饭让我们见识了黑河人的酒量。席间宾主陆续交流,刘克东主席一直陪着我,也参加了我们在跨境电商园的交流,期间他很认真的听我们交流却很少发言。酒过三巡,刘主席开始讲演,他先是对张波主任这位年轻的黑河人才进行由衷的赞扬,大意是久闻大名,今日有幸一见。张波是一个80后的青年,而刘主席是快要退休的市级中层领导,可见张波在黑河的影响力。随后刘克东主席二两一杯的白酒一口干掉,然后又连干数杯,喝了至少一斤多白酒,令人称道的是,刘主席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思维敏捷、逻辑清晰、而且出口成章,说出话来合仄押韵令人叹服!从席间的谈话了解到刘主席的祖母,母亲都是俄罗斯人,也就是说刘主席有3/4的俄罗斯血统。当我知道这一情况后,仔细端详,他的脸型和身材却有俄罗斯人的特征。不过话语间刘主席完全是中国文化和中国情结,整个晚餐气氛融洽,交流热情到已分不清宾主。从到黑河开始就感受到东北人的豪爽,好客和真诚。黑河当地流行一句话:“黑河地方不大,处处风景如画,黑河人口不多,喝酒“贼喇”(东北话“特别”的意思)能喝!”当晚的晚餐让我们领略了此话的后半句。
       10月31日,按照陶部长的建议,我们应该到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区看一看。实地感受一下俄方的情况。在黑河到俄罗斯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很方便,到当地的旅行社办个手续即可,早餐后陶部长来到我们的住处,建议我们在黑龙江边走一走,领略一下黑河的风光,然后去旅行社办手续。黑河国际饭店就在黑龙江边,江边的地面铺的是花岗岩,江边的栏杆柱也是花岗岩砌成并嵌有铁艺的装饰图案。整个江边的建筑质地高贵,庄重又不失和谐。沿江边向右望去,黑河的建筑颇有俄罗斯风格,许多建筑屋顶有典型的俄式穹顶和哥特式的尖塔。蓝天白云下有点异国风情。而对岸的布拉维戈申斯克沿江的建筑有点中国风格,这可能就是“中-俄双子城”的特点了。

中-俄双子城


      上午8点30分由刘主席驾车带我们去办理出境手续。由于旅游淡节,办手续的人不多。我因为带着护照登记一下就可以了,陈博因未带护照就现场办了一个临时护照费用200元,连导游费,来回过江的船票和在布旅行车费用,每人500元,两人共花了1000元。
       办完赴俄手续,我们直奔大黑河岛上的“俄品多”超市,大黑河岛上黑龙江上的一个江心岛。岛与江南岸有大桥相连,岛上有中俄商品交易中心,海关和口岸,还建有一个游乐场,巨大的摩天轮矗立岛上。“俄品多”超市与中俄商品交易中心相连。由于是旅游淡季,游客不多,很少见到俄罗斯人。原因是上午,俄罗斯游客多半是乘船中午才到。“俄品多”里俄罗斯商品琳琅满目,主要是俄罗斯的食品,工艺品和现场的俄罗斯面包作坊。顾客以中国当地人居多,大量采购面粉、豆油和蜂蜜、果汁、饮料。给人形象深刻的是每类商品货架前的导购人员。她们都温文尔雅,商品知识丰富,商品介绍重点突出,打动人心,向顾客推介商品时既不死缠烂打也不冷漠以对,给人一种温欣的信任感。来一趟总得买点东西。陈博买了两罐俄罗斯黑蜂蜜。不久时间已到了上午11点。老陶提醒我们赶紧回国际饭店,黑河市市委常委,市委统战部长郭建华女士要在国际饭店接见宴请我们。我和陈博都受宠若惊。经了解才知道郭建华部长是在国际饭店召开明主人士学习十九大的精神的会议。她从陶部长处了解到我们访问黑河,就随即在中午安排和我们会见,席间边吃边谈。郭部长介绍了黑河市的整个政治经济状况,尤其对跨境电商十分关注并有深入了解。通过这次会见我深深感受到十八大后习总书记的不忘初心,一心为民加强党的建设和领导。整个党的干部队伍思想面貌和工作状态焕然一新。全党和全国人民上下目标,意气风发,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指日可待。
       到一个新的地方,有时间总要是参访一些名胜古迹。下午,陶部长,刘主席陪我们去“爱辉新城遗址”和“瑷珲历史陈列馆”参观。

瑷珲历史陈列馆


       黑河旅游景点很多自然风光,人文风情旅游资源非常丰富。这一到黑河就能感受到。“黑河地方不大,处处风景如画”的确名不虚传。而我更钟情于历史的遗迹,追寻中华民族的血脉。
     “爱辉历史陈列馆”,因《瑷珲条约》而闻名于世。
       十九世纪中叶开始,清朝开始衰落。清政府腐败无能,国力日衰,不仅没有大无畏的民族气节和战斗精神,面对西方帝国主义侵略和瓜分,走了一条从妥协到卖国的可耻道路。从十九世纪和平年代到20世纪初,清政府与各帝国主义列强共签订了30多个不平等屈辱的条约。“瑗珲条约”正是在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860第二次鸦片战争之间的1858年沙俄趁火打劫逼迫清政府签订的。这个条约把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了俄国,1860年沙皇俄国又趁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之际假借调停之名又逼迫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北京条约》,又确认了《瑗珲条约》的合法性,从而使中国失去了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1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由此可见沙皇俄国的贪婪、凶残、狡诈。瑗珲历史陈列馆陈列了大批文物,看后让人扼腕叹息。展馆中有一幅巨大的《海兰泡惨案》半景画,长67米,宽19米。结合声光电效果给人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与心灵震撼。
       遗憾的是展览馆的最后一部分为《世代友好,永不为敌》部分和前面的部分转折太突然,有点不伦不类,缺乏历史的真实感。如果说“希望中俄两国人民认真反思,要友好相处”是符合历史和现实逻辑的,说“世代友好,永不为敌”就是忘记了历史和一厢情愿。
       从陈列馆出来看见一面由1858个风铃组成了风铃墙,警示人们要牢记历史,自强不息。
       我们来到江边,向布拉戈维申斯克望去,蓝天白云下,布城清晰可见。159年前对岸的远东第三大城市正是我们美丽,富饶的海兰泡。

黑河仰望布拉戈维申斯克市


左边为刘克东、中间为肖方晨、右边为陶富强


        黑河下午5点就黑天了,原计划去参观“知青博物馆”。因晚上边合经济区柴书记要请我们吃饭就作罢了。“知青博物馆”是我非常想去的地方,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知识青年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奋斗的光辉历史,在知青中成长 一批民族的脊梁。如今在政治,经济,军事各领域都有一批杰出的代表人物,习近平总书记就是当年的下乡知青。重要的景点不能一次看完,我要在黑河留下念想,提醒我下次再来黑河。
       11月1日,早上七点半钟到达黑河口岸,乘气垫船前往布拉戈维申斯克,因黑龙江已经开始封江,河面上是缓缓漂流的浮冰,因此普通渡船已经不能行驶,只能用气垫船。渡河时间大约10分钟,到达布市的口岸。过关后由旅行车接我们。由于我们是1日游,只选了有限的几个景点,布市火车站,东正教堂,胜利广场,列宁广场,凯旋门,百货商场和超市。导游小付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感受一下俄罗斯的风情和便于对市场的调研。
      火车站很小,安静得出奇。我们在购票处和候车室基本没看到人。布拉戈维申斯克虽说是远东第三大城市,又是州的首府,但人口只有20万,和黑河市一样多。车站给我的印象是安静和空旷。随后我们去了该市的东正教堂,虽然这天不是礼拜日,但教堂里还是有许多俄罗斯人在祈祷,祈祷者以老年人居多。胜利广场是为纪念二战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而修建的,广场上有无名烈士墓,广场上除了几个中国游客外,还有零星路过的俄罗斯人。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火车站


华正教堂


胜利广场


       列宁广场坐落在阿穆尔州政府大厦对面,是1967年为庆祝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诞生51周年而修建的。列宁的雕像矗立在广场上,再有6天就是十月革命100周年了,我原想可能广场上开始布置庆祝活动的现场,其实一点庆祝气氛也没有,冷冷清清,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缔造者遭此境遇令人唏嘘不已,不过胜利广场旁有一座按列宁身材1:1的塑像,基座上有人献上了几朵鲜艳的红玫瑰,我拍下了这个画面。苏联解体了,但伟大的列宁和十月革命将永垂史册。

列宁广场


胜利广场旁列宁广场


       布市凯旋门是1891年也就是瑗珲条约签订6年后,为迎接来此视察的沙皇皇太子也就是后来的尼古拉二世修建的。由于昨天参观了瑗珲历史陈列馆,今日再看这边的凯旋门,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儿,因此觉得索然无味。

凯旋门

      布市的百货商场里与其他国家百货商场大同小异,服装鞋帽类大多是中国生产的商品。陈博买了一个工艺品俄罗斯套娃要送给女儿。
       逛完百货商场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们吃了一顿俄式午餐,然后去超市看一看。布市的超市里的商品和我们在黑河看的“俄品多”差不多,只是多了些蔬菜和水果。
       下午3点,过关返回黑河,这时看到许多俄罗斯人大包小包的过关,这就是民间贸易的拎包客。
       11月2日,原本计划上午再访跨境电商园向张波主任深入交流合作事项,下午乘机返回,不料黑龙江省工商联主席来黑河考察并召开座谈会,张波是工商联副主席,当然不能缺席。陶部长就联系黑河跨境电商园管委会副主任小孙带我们参观离国际饭店很近的“黑河旅俄华侨纪念馆”。纪念馆在一栋有百年历史二层俄式建筑内。馆中介绍展出了900余位人物,1000多件实物展品。内容从早期赴俄的中国人参加10月革命,为创建苏维埃政权而浴血奋战的华人军团;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途径黑河到苏联学习参加共产国际活动;抗日战争时期东北抗联在苏联的活动;到对中国建国初期大批留学生赴苏联学习,内容丰富,很有教育意义。可惜参观的人不多,只有我和陈博,外加陪同我们的园区副主任小孙。
       上午11点,陶部长为我们安排了饯行宴,东北典型的菜馆—杀猪菜。除陶部长、我和陈博外,还有柴书记,管委会小孙,刘主席以及陶部长和刘主席夫人。张波主任也在座谈会结束后匆忙赶来,边吃边谈,我们向黑河跨境电商园张主任达成了几项共识,确定接口人员,尽快把双方产品上线上架,并深度合作。
       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是下午2点30分的飞机,要告别了,许多人意犹未尽,临别前陶部长请他在黑河业余合唱团的夫人为我们用俄文和中文演唱了一首俄罗斯歌曲《喀秋莎》。陶部长要送我们去机场,我知道他们还没有开始相互敬酒,还没尽兴,建议他们继续等陶部长回来,再继续推杯换盏。
       2点30分飞机起飞,结束了短暂的黑河之旅。
       黑河确实不大,但黑河确实处处风景如画,不仅有各种风情园,由于风景原生态的美丽,许多影视剧的拍摄地就在黑河。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电视剧《闯关东》《毛岸英》......
       短暂的访问,浮光掠影,黑河的魅力深深地吸引着我。黑河!我还会再来。

上一篇
下一篇